行业新闻

年终盘点丨2019汽车后市场:万亿级市场,“巨婴”待成长

发布日期:2020-01-09   浏览次数:19

    2018年,中国新车市场的销量出现28年来首次负增长。到2019年的年末,市场仍未见复苏。

    随着新车市场的下滑,汽车产业内玩家的目光渐渐从2018年开始向后市场聚焦。

    当下,中国汽车保有量已和美国相当。美国的汽车后市场经过多年的发展,市场中涌现了四家汽配巨头,占据着30%的市场份额。中国的汽车后市场的布局则相对分散,尚未形成规模效益。数据显示,中国每千辆汽车拥有的维修厂数量是美国的7倍。相比较于成熟的前端市场,中国汽车后市场却犹如“巨婴”——庞大有余,成熟不足。

    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汽车经销商商会携手尼尔森发布的《2019年中国汽车后市场行业研究报告》认为,目前我国的汽车后市场仍处于蓝海时期,市场竞争呈现“群雄逐鹿”的阶段,潜力巨大。

    截至2019年上半年,中国汽车保有量达到2.5亿辆。据德勤《2019年后市场白皮书》数据显示,目前中国保有车辆平均车龄在4.9年,并随增量市场的增长势态持续增加。2018年,中国汽车后市场规模已经超过1.29万亿元,而这个数字也处于增长态势。

    在巨大保有量和车龄提升的协同作用下,2019年的汽车后市场进入变革期:巨大蓝海中,孤岛无法生存,各家都在寻求合作;玩家们不再迷恋线上流量,回归线下重塑生态;而经过了二十几年野蛮生长的汽车后市场从业者,也开始意识到了服务标准化的重要性;同时,二手车的出口政策也再度为前端市场分摊了压力。

 

聚合

    汽车后市场经过20余年的“野蛮生长”,仍然呈现一种“蚂蚁市场”的形态,集中度不高,各个环节都有明显整合的机会。

    中国汽车保有量和美国相近,然而经销商和维修厂数量远远高于美国。终端门店多较为分散和复杂,后市场的运营模式大多为代理、分销的层级流转,这就导致了效率低下和财务不透明,制约后市场的独立发展。

    2019年,汽车后市场聚合的趋势开始显现,整合动作不断。

 

二手车,汽车后市场

 

上海法兰克福汽配展现场/ 官方供图

    在2019年12月举办的上海法兰克福汽配展开幕前夕,京东汽车发布了“开放到融合”2020全新升级战略。在这次活动上,京东大汽车业务负责人庆岩强调,开放是京东汽车后市场发展的开始,融合才是目的。

    2019年7月,京东汽车与驭驰天下汽车服务连锁在京东总部签署战略合作协议。驭驰天下将在甘肃,宁夏,青海,内蒙古,新疆等市场利用独资或与第三方汽修门店合资等方式开设京车会门店,同时依托现有门店资源,借助京东供应链,在西北区域经销京安途系列产品,并构建门店合作网络和产品快速配送网络。

    2019年3月,PSA集团入股中国汽配连锁企业隆信达,这已经是该集团第三次深入布局后市场了。同样在2019年,胜牌和兔师傅成立了合资公司,壳牌润滑油与大唛养车达成战略合作,汽车超人也和宁波德通股权成立合资公司。小桔车服旗下品牌小桔养车与能源公司雪佛龙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康众获得了阿里的资本和资源加持。

    相比较于后市场中企业间整合的动作,2019年汽车后市场资本却逐渐趋于冷静。据前瞻研究院统计,2018年汽车后市场共有103个融资动向,但在2019年数字却没有那么可观。

    年初,大唛养车年初再获叶氏化工3000万元战略投资。百顺养车在2019年2月和8月分别完成A+轮和6500万元B轮融资,由榕泉资本领投其B轮。汽车生活方式社区CARBEN也在9月份完成500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天图资本。汽配B2B平台开思,在当年10月份完成8000万美元(约合5.65亿元人民币)C1轮融资,领投方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和源码资本。

 

二手车,汽车后市场

 

    在过去的2019年中,汽车后市场中的各个玩家都不再坚守孤岛,开始寻求聚合。实力雄厚的互联网巨头们,诸如京东和阿里,更多地以赋能融合的姿态进入后市场的链条中。后市场中养车行业多以成立合资公司或合作战略的动作达到聚合。2019年后市场融资动作减少,资本有退烧的趋势,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明后市场正在聚合,未来或将会有“巨头”出现,而边缘性的企业则会面临淘汰。

 

重塑线下生态

    2019年后市场中,众多企业不再只是迷恋线上流量,开始选择重塑线下生态。

    经过大量的模式创新尝试,后市场的玩家和资本都开始回归理性。后市场服务本质上离不开“厂、货、人”,不管是汽配还是维修,本质上都需要由“人”来提供“服务”,这也决定了后市场单纯依赖线上流量是不可取的。

    因此,重塑线下生态,某种程度上也是在回归汽车后市场的商业本质。

    箭冠汽配董事长张国京表示,在现在已有1000家门店的基础上,到2020年要开到2000家门店。而大唛养车目前在营业的门店为70家,大唛养车联合创始人白文国表示,三年内门店数量要达到1000+。汽车超人在2019年内连锁门店将达到1050家,而根据其规划,三年内的新零售门店将达到5000家。

    可见,线下扩张的趋势或将从2019年延续下去。大唛养车联合创始人白文国一句“线下规模化才能说明在后市场中站稳了脚跟。”说出了各家的心声。

    后市场中一片蓝海,暗潮汹涌,没有一定的规模则很难在市场上掀起风浪。

    线下扩张只是线下生态的一部分,规模形成之后,建立标准化也成为了摆在汽车后市场玩家眼前的事。当前的汽车后市场没有严格的标准化服务体系,个体间差异巨大,被广为诟病。2019年这一年,汽车后市场也在努力摆脱“乱象丛生”的标签。

    汽车后市场,本身就是零售行业和服务业的结合,而新老玩家对线下业务的颠覆,焦点也离不开标准化的产物与效劳。

    维修行业协会汽车信息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张学辉指出,4S店受限于单一的厂商授权,难以实现多品牌的集群售后维修保养等服务,而小作坊由于资源技术等方面的限制,也无法实现消费者需要的标准化和透明化。 

    目前,后服务市场在产品和流程上都不具备透明性、假货问题丛生、市面上配件质量也良莠不齐,更不用提保证服务品质,汽车后服务市场的信任危机也多由此为导火索。行业和监管部门逐渐意识到标准化的缺失,给后市场带来的问题。

    2019年3月28日,保险行业率先发力。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以下简称“保险业协会”)发布《机动车保险车联网数据采集规范》《汽车后市场用配件合车规范第3部分:车身覆盖件》《汽车后市场用配件合车规范第4部分:车辆外后视镜及附件》及《事故汽车维修工时测定规范第2部分:覆盖件钣金工时》四项协会标准。四项标准聚焦于扩大保险科技应用、提高服务质量。

    后市场企业中最早击中痛点的是途虎养车,2018年,途虎养车已经联合人民网,共同发起了“汽车后市场·诚信服务联盟”。2019年5月,途虎养车首次发布服务标准开放平台和服务标准评价体系,其中包括技术施工标准化、服务流程标准化、管理运营标准化,以及线下的监督与反馈流程。

 

二手车,汽车后市场

 

途虎养车/亿欧网

    阿里在2018年入局汽车后市场之后,动作不断。2019年3月,天猫车站认证体系正式发布。该体系由天猫车站携手TUV南德权威认证机构,从五个维度,以国际标准对汽车维修保养门店进行审核。

    政策也开始催熟汽车后市场的服务。2019年8月,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关于贯彻实施《机动车维修管理规定》的通知正式出台。该项规定主要为了提升机动车维修服务水平,加强信用监管和监督检查。

    后市场中,二手车同样占据了不少的市场份额,然而,二手车本身的非标化属性却成为了后市场的症结之一。2019年3月份,瓜子二手车开始率先发力,提出了“干净模式”,试图通过云评估、引入第三方数据等多项措施,实现车况透明化。“云评估”是依托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搭建的云端检测数据分析平台,由评估师以更高效、更可控的流程对车源进行检测数据分析和线上化评估。

    由于后市场特有的“物理空间”属性的限制,回归线下和制定标准都是行业回归冷静的表现,也是当下最稳健的路线。线下的规模帮助企业在后市场的赛道中站稳了脚跟,站稳的基础上,对于标准化的深耕细作、潜心服务都有利于在赛道中跑得更远。

 

走出去

    二手车同样是后市场中重要的部分。当下,国内新车市场压力较大,急需产业的正向循环、盘活二手车市场,二手车出口行业为行业打开了一扇窗。

    在此之前,我国二手车出口业务长期以来基本为零。而日本每年出口二手车在130万辆左右,达到全国二手车总交易量的25%左右。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统计,2018年中国二手车交易量为1382万辆。如果以日本数据为参考,二手车出口将成为一个巨大的市场机会,并为刺激新车市场做出贡献。

 

二手车,汽车后市场

 

 

二手车,汽车后市场

 

    2019年4月和10月,商务部等三部门分别发布《关于支持在条件成熟地区开展二手车出口业务的通知》和《关于加快推进二手车出口工作有关事项的通知》,从政策层面推进中国二手车出口的速度。

    在2019年7月,就已经有企业开始试水二手车出口业务。当年7月8日,优信完成了中国首单二手车出口业务,一批二手出口车源在西安市港务区准备最后的装箱运输手续,发往波兰华沙。

    当年7月底,现代首选二手车经营有限公司在北京顺义基地举行了二手车出口首发仪式。随后,长城汽车旗下全资子公司常有好车汽车进出口有限司完成其首单二手车出口业务,首批出口二手车辆将发往柬埔寨、尼日利亚、加纳等多个亚非国家。

    从车企、二手车电商的纷纷响应不难看出,二手车出口的确存在市场机会。对于自主品牌来说,二手车出口是又一个消化库存的方式;对于跨国车企来说,压力更小,他们已经拥有海外基地和渠道,二手车出口并不需要大量的额外投入;对于二手车电商,也可以借此吸引资本的加码。

    二手车出口,需要热情,但同样需要冷静。

    由于出口目的地主要为发展中国家,价格是当地二手车市场最关键的竞争力。日本拥有多年二手车出口经验,该国二手车已经形成“耐用低价”的形象。中国的二手车能否打破日本二手车“深入人心”的优势,还需要画一个问号。

    另一个不得不面对的挑战就是构建通畅和发达的售后系统。目前的两种做法分别是让代理商自费进口充足的零配件;另一种则需要出口商在海外自建仓库。但是不管哪一种,前期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

    万亿级别的汽车后市场中,蓝海翻涌。2019年,汽车后市场中呈现出了一种聚合、重塑和开放的新姿态。资本的退烧给后市场带来了冷静,玩家们通过融合逐渐告别孤岛模式,也告别无意义的恶性竞争。重塑生态意味着后市场逐渐回归商业的本质,也更符合商业发展规律。

    这个“巨婴”,正在成长。

 


 

活动专题

视频专区